周玖带着小宝和齐嬷嬷在陈鱼的陪同下,在祠堂里恭恭敬敬为亲母令柔儿上完香磕完头后,在回翠竹院的路上碰到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

看着远处走过的,她昨晚刚刚见过的熟悉身影,眉毛拧成了疙瘩。

“小姐,怎么了?”齐嬷嬷见周玖停了脚步望着夫人离去方向的背影发呆立即问她。

“嬷嬷,前面刚刚走过去的人是我的继母吧?我没眼花吧?”

“是夫人呐,小姐年纪轻轻的怎么会眼花?”齐嬷嬷被周玖的话逗笑了。

“那她身边的人,一个是青桔,还有一个是谁?我怎么没见过?”

“哦……小姐你问秦嬷嬷啊,小姐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想必回府这两天也见没见过她,她是夫人的随嫁嬷嬷,当年夫人嫁来时,她是一起进相府的,但秦嬷嬷所负责的事宜与老奴差不多,并不在夫人身边侍候,经常在府外跑,所以小姐回来这两日不曾见过她也正常。”

“哦,是这样,秦嬷嬷啊,那走吧。”周玖点头,迈开了步子,边走边默默沉思着。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昨晚见到的秦嬷嬷就是府中秦氏身边的嬷嬷,但周玖却知道,秦嬷嬷身边的主子,那个女子并不是秦氏,哪怕她蒙了白纱,周玖也能确定,那女子无论是气势,还是气质,都不是秦氏可以与之相比的。

秦氏是相府夫人,生完孩子后,虽然还可以称为富态大方,人也不丑,但也只能说是气势富贵,却不能称之尊贵,那女子透出来的气势,是尊贵,打小过的就是人上人的生活,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尊贵,不是后天能培养出来的,如若楚璃,楚歌,荣郡王……更何况,秦嬷嬷称她为“娘娘”。

她今天的出现,给了自己一条很明显的信息,那就是秦嬷嬷一人侍二主,说不定,昨晚那位才是她真正的主子。

秦嬷嬷到底是什么人?那女子到底是谁?

恋爱的甜美性感

她们二人与秘室中的女子又到底是什么关系?

秦氏知不知道秦嬷嬷除了她自己以外还另有主子?如果知道,她在囚禁秘室中女子时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一个个问号在周玖的脑子中闪现。

本以为下午让齐嬷嬷带自己去找可怜的丫鬟青竹的周玖放弃了原计划,秦嬷嬷在相府出现,让周玖警惕起来,也让她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预感,说不定秘室中的女子与相府,或者与自己有什么联系,她必须尽快把她救出来。

回到翠竹院后,周玖命墨菊守好院子,自己带着齐嬷嬷和小宝从相府后院出了相府,出府后,齐嬷嬷按周玖的吩咐,暗暗中去打探和查看令柔儿嫁妆中那些庄子,铺子,田地的现状去了,周玖则牵着小宝的手去了锁铺,一大一小跟着老九又学了大约半个时辰的开锁技术后再去探望了老九的小孙子金锁,金锁在老七的医术调理和周玖的灵泉水帮助下,恢复得很好,老九一家人皆是笑容满面,再次感谢周玖的救命之恩,还硬让小金锁起床向周玖磕了三个头。

自始自终,小宝都默默的看着娘亲做的这一切,原来书中所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给浮屠,并不是夸张的,看看这一家人对娘亲的恭敬和感激,他能体会到,看那天躺在地上就等着死神来临的小哥哥,如今活蹦乱跳让人心生愉悦,他也能体会到。

从老九家出来后,周玖打听了一下璃王府的方向和距离,知道离老玖这儿有些路,就去了车马行租了辆马车,带着小宝去了璃王府。

楚璃手中得力的人和奇人众多,救秘室中的女子她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望京城内外,似乎只有他是那个唯一值得自己信任和能帮到自己的人,虽然她还气他差点误杀了小宝,但现在不是和他生气的时候,秘室内的女子性命交托于自己,她须守自己的诺言。

马车到了璃王府,周玖下了马车,付了租车银子,人站在璃王府的大门外,看着气势恢宏的府邸,周玖心中小小的郁闷了一下,有钱人有权人就是不一样,住的屋子够大,比相府都大气许多倍,哼哼。

“璃……王……府!”小宝牵着周玖的手,昂起小脑袋,认着王府门楣上端正大气,石青色镶金边,大大的三个字。

璃王府?

我去,周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急着找楚璃,忘记了把楚璃的身份同小宝说声就带他一起来了,现在说还来得及吧?!

“小宝,娘亲有件事儿要告诉你……”周玖蹲下身子,看着小宝的眼睛,想与他说说楚璃这位先生身份的事。

“什么人?”一队王府巡逻侍卫走了过来,见母子二人站在王府门前,只张望,不进门也不离开。

“哦……那个护卫大哥,我们母子二人是来……”周玖张嘴欲解释。

“这里是璃王府,闲人不得靠近,快快离开。”侍卫头领神情严肃,不等周玖解释完,大手朝后面一挥,他身后的人立即将母子二人围了起来,手中皆是寒森森的长剑。

“娘亲……”小宝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往周玖的身边靠了靠,小手紧紧抓住周玖的手,小身子僵硬,脸上的神色紧绷。

那次在山庄遇刺,他至始至终都被楚歌和周玖护在怀中,并未看到当时血腥的刺杀场面,后来又被漫山的蝶虫吸引了目光,所以,被人以利剑相对,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

“小宝,不怕,有娘亲在不怕啊。”周玖感觉到了小宝的害怕,伸手把他小小的身前拉到身前,一手环着他,一手摸着他毛绒绒的小脑袋,又拍了拍他的背心,抚慰他。

“咦,还啰嗦什么?赶紧离开啊,再不离开,别怪我们刀剑不长眼。”为头的人再次出声,他自己也“唰”的一声抽出了腰中的佩剑。

璃王府有五百亲兵,负责王府的安全,且每一百亲兵,有一个带领亲兵头领,此人就是护卫亲兵的头领牟大虎,官级百户,牟大虎武功不俗,为人正直,就是脾气有点暴躁,且在他的眼中,这个世界就是非黑即白,非白即黑的性子。

牟大虎有如此反应,一是因为他性子的关系,第二个原因,却是不能怪他,因为璃王府府中除了下人中有女子,从未有过其他女子和孩子出现过,此时,容貌不俗,还带着个孩子的周玖在牟大虎眼中,那简直赤裸裸的摆明着就是奸细,是来诱惑他们璃王府的主人璃王爷的。

这样的人,还听她啰嗦什么?赶紧着把他们赶走啊!

周玖望着牟大虎这个军官皱了眉,难道她周玖额上写了五个字,“大大的坏人”?否则,怎么连她的解释都没听,就赶她俩走!

护卫王府是他们护卫的职责,虽然态度不好,周玖也没有计较,耐着性子道,“这位护卫大哥,我是来找你们王爷的,还请通融一下,让你们的人进去通报一声。”

牟大虎将周玖和小宝二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看二人的穿着,该是富家女子和公子的打扮,也没继续嚷嚷,问周玖,“你找我们家王爷?可以预约?或是璃王府的帖子?”

呃……这个还真没有!

周玖无辜的摇了摇头道,“护卫大哥,没有预约,也没有帖子。”

听说一样都没有,牟大虎的脸色瞬间恢复到前面的模样,挥手赶苍蝇,“走吧,走吧,什么都没有,我们王爷岂是你们这种人说想见就能见的?而且,你该知道,我们王爷的规矩,女子不得靠近他十步内,他怎么会随便接待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快快离开吧,莫让我们动手扔。”

周玖:“……”

周玖绝对想不到,那个男子在自己面前时,自己说踹就能踹一脚的,而等他进了王府,回归他的身份,自己和小宝想见他一面都这么难,周玖心中滋味复杂,说不出是什么酸酸的感觉。

“娘亲,璃王是谁呀?你为什么要见他?”小宝在最初的害怕过后,乖乖的站面周玖的身侧,小眼睛看向周玖,不解的问她。

王府门前人多眼杂,周玖现在没法告诉小宝,璃王就是先生,先生就是璃王,摸了摸他的头道,“小宝,现在娘亲没法告诉你,一会儿,你见到他就知道了。”

“哦。”小宝乖乖点头。

看着护卫队的支支寒剑就差点要架在自己和小宝的脖子上了,周玖担心吓坏小宝,急中生智,从袖子里(空间)掏出当时小宝拜楚璃为师时他给小宝的那块墨玉玉佩,递给牟大虎。

“官爷,这是当初璃王爷给我们的玉佩,说凭着此玉佩就能见到他。”

牟大虎看着周玖手中的玉佩,犹豫着要不要接过去,他身后一个护卫伸头看了看,“百夫长,这的确有些像是王爷的玉佩,属下注意到过王爷腰间曾佩戴过此种墨玉玉佩。”

“哦……那你们母子等一等,我去请示青羽侍卫长。”牟大虎面对周玖母子二人的神情总算是缓和了点,挥了挥手,命人撤了剑,拿了周玖手中的玉佩,转身进了王府。

此时,牟大虎绝对不能想到,他今天很不客气的拦在王府王外的人,一个是他们王府未来主母,璃王妃娘娘,一个是未来王府的继承人,他们的小世子。

王府内,楚璃脱靴,脱袜,脱衣躺在床上午休,此时午睡刚醒,身着白锦暗纹睡衣,一头乌亮长长墨发散在床榻之间,眼神迷离,姿态慵懒,红唇微抿,美得惊世骇俗的脸上,还是未苏醒过来的懵懂,整个人就是一副倾世睡美人的模样。

青羽护在外间,也坐在软榻上小憩,近几日王爷因差点误杀小宝不被周大小姐原谅,休息,吃饭并不好,今日难得午睡一晌,里面没有动静,他以为楚璃还睡着,虽然睡了有好一会了,所以并不进去打扰叫醒他。

“邦,邦……”外面传来敲门声,青羽睁眼,开了门,见是牟大虎,皱眉轻声道,“牟百户,你不在外带人巡逻,来这里打扰王爷歇息作甚?”

“青羽侍卫长,不是大虎要来打扰,实在是府外面有人求见王爷。”

“想要求见的王爷的人多得是,难道王爷个个要见?”青羽冷了脸色,这个牟百户就是根直肠子,做事从不知道拐弯。

“这……那,那属下告退。”青羽一个冷脸,牟大虎一慌,连手中周玖拜托给他的墨玉玉佩都忘记了,转身离开。

牟大虎朝前行走,垂下的左手还拎着墨玉上的挂钩,墨玉和着墨绿的穗子随着他脚下的动作在他的手下晃荡,青羽见他离开了,蹙眉准备再关上房门,眼角的余光却瞥到远处牟大虎手中摇晃的墨玉玉佩。

“你等等,回来。”

恩?

牟大虎回头看向青羽,迷惑看向他。

“回来。”

“哦。”牟大虎哒哒的又走了回来。

“你左手上拿着什么?”

“是玉佩。”牟大虎伸手递给了青羽。

“咦?这是王爷经常带的那块玉佩,你在哪捡到的?”

“真是王爷的玉佩啊!青羽侍卫,不是属下捡到的,这是门外要见王爷的那对母子给我的,她说王爷见到玉佩就知道她是谁了。”

“母子?什么样的母子?王爷的玉佩怎么在什么母子手上?”青羽拿着玉佩没有反应过来,实在是当时小宝拜师时是黑羽在,他不知道楚璃的玉佩送给了小宝做为收徒礼物。

“属下也不知道,属下再去问问他们母子俩?”

已经醒了的楚璃,听到外面的对话,隐隐猜到了什么,连袜子都未来得及穿,赤着脚踏着鞋就走了出来,“什么玉?”

“哎呀……王爷,还是把你吵醒了,是……。”

青羽话未说完,手中的玉佩已经被人抢走了,楚璃看着手中的玉佩,眼中闪烁着惊喜,心中一激动,说话也忘记了避讳,开心的大声道,“呀,真是我的媳妇儿找我来了,我迎迎她去……。”

话音一落,璃王府便出现了百年未见的景象,东楚第一美男璃王,披着及腰乌发,着白锦睡衣,赤脚踏鞋而奔,目标,王府门外他的媳妇儿。

“王爷,王爷……你没换穿外衣呢!哎,王爷……”青羽一愣,总算想到了王府门外的母子二人是谁了,只是王爷这般不顾形象,还真是……青羽嘴角直抽,满头黑线的追了出去。

主仆二人一前一后离开,一人在前跑,一人在后追,看得王府下人目瞪口呆,王爷和青羽侍卫二人这是怎么了?

发生了何事?

二人离开后,唯独留下牟大虎傻傻的站在原地,在王府的秋风中凌乱,半晌回不过神来。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王爷说他的媳妇儿来找他了?

媳妇儿?

王妃娘娘?

王爷什么时候成亲了,还有孩子了?

不对,不对,自己的关注点好像不对,如果外面的女子是王妃娘娘娘,那孩子是小世子,自己还命人拿剑吓唬他们俩,王爷知道了,他的小命还能在吗?

牟大虎突然好想哭,为什么王妃娘娘和小世子一回来就被自己撞上了呢?!老天爷,你这是玩我么?!

牟大虎失魂落魄的往外走去,等会儿他一见到王妃娘娘和小世子就直接跪下求饶吧,能不能原谅自己,就看老天帮不帮自己了!

王府门外,那一队护卫虽然撤了剑,但还是围着周玖娘俩并未离开,周玖淡定的牵着小宝的手,站在他们中间,等着里面的人出来,只要青羽或楚璃见到了墨玉玉佩,一定会派人来接自己和小宝的。

“阿玖,阿玖……小宝……”

恩?是楚璃的声音!

周玖抬目望去,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白色的身影从璃王府的门内奔出,嘴中还大叫着她和小宝的名字。

周玖看清后,蓦然瞪大了眼,立马眼角和嘴角都在抽搐,赤脚,披发,着中衣……这,这还是那个风华万千,时时刻刻注意着自己形象的东楚璃王爷吗?!小老黄瓜视频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