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以航看着沐桑凝站在那里,盯着那束玫瑰花在发呆。

道歉的话,他是说不出口。

但是,他有些怀疑,她懂不懂送黄玫瑰花的意思?

要不是欢欢让他送,他或许都不会送的。

“你像根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在想什么?”

沐桑凝听着他的话,心想,这位大少爷还真是霸道,难道连她的思想都要控制吗?

她觉得,不管怎么样,他都是自己的恩人,起码不能让他不高兴。

她走近他面前,弱弱地问了一声,“封总,这束花,请问是让我保管的吗?”

封以航这会儿听着到她喊封总,觉得格外刺耳。

沐桑凝说完,看着他的脸色很难看,难道是自己说错了?

那么,这束花要不是让她保管的,难道是送给她的吗?

但是,无端端的,他干嘛要给自己送花?

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

她觉得,像是封以航这种人,送花给自己的可能性不大。

他也不说话,就这样一直用眼神盯着自己。

被他那眼神这样盯着,沐桑凝心里发虚,要是有话就直接说,可是他不说话,直直地盯着你,那种感觉很恐怖的。

过了一会儿,沐桑凝觉得自己血薄,实在是受不住。

“要不,有话你能直接说吗?我真的猜不出来你的心思。”

说完,她低下头,盯着自己鞋尖,实在是没有勇气再去看他的眼神。

“送给你的!昨晚的事情,你不要放在心上。”

这句话,封以航几乎是吼出来的,振得沐桑凝觉得耳膜有些发疼。

他…他是在说昨晚的事情,所以,他的意思是在跟自己道歉吗?

她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封以航看着她一脸无辜的样子,用冷咧的眼神再一盯,吓得沐桑凝这会儿根本就不敢看他。

那眼神,太凶了。

她赶紧点了点头,“好…好…我没放在心上,你也不要放在心上。”

昨晚虽然她是挺难过的,但随后也想通了。

到底是大恩人,自己跟他生气,实在是不太合适的。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有事打我电话。”

说完,封以航半秒没有多留,直接转身就走。

宋婉心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调养。

而这个蠢笨的丫头,身体也恢复了,他得回江城。

这阵子,已经是积压了许多的事情,他得尽快去处理。

封以航走了以后,沐桑凝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要不是眼前那束货真假实的玫瑰花,她都以为是假象。

她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封以航虽然看起来很凶,其实他还是挺好的。

想必,是欢欢跟他说了,所以他今天早上才会带着玫瑰花上来。

事实上,她根本就不敢奢侈太多。

可是,他竟然给自己送玫瑰花,还跟她说,昨晚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

所以,他就算没有跟自己亲口说对不起这三个字,她已经觉得十分难得。

毕竟,像是他这样骄傲的男子,能做到这样,已经实属不易。

沐桑凝看着那束玫瑰花,觉得这花真是好看。

,啵乐app正版下载最新版本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