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被打的受害人田壮,第一个响应,“没错,我今天就一定要个说法。”

“我就不信我还不能做臭丫头的主,不能报仇了!”他说完就朝着田大妞冲过去,抬手就要扇。

许桃儿面色微微变了一下急忙拉过田大妞,薛烺上前半步架住田壮。

而这时,春虎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在许桃儿没有丝毫准备的情况下,猛地从侧面推了一把许桃儿。

“去死。”

许桃儿在他喊声中,连同田大妞措不及防重重摔倒在地。

春虎看到摔倒的许桃儿大喜,张嘴就要吐唾沫,却恍惚听到了姐姐的尖叫,来不及反应,下一秒整个人忽然腾空。

“放开我弟弟。”春燕顾不上其他,猛地扑了上来。

薛烺冷眼看着春燕,再看看抓在手上的春虎,眼底满是冰冷。

这哪里是孩子,完就是个恶魔,他一开始就用石头咋许桃儿,不管这会不会重伤许桃儿,现在又出来推许桃儿。

看着离许桃儿的头不过十公分距离的锄头,薛烺眼底闪过一丝杀气。

许桃儿如果再倒霉一点点,正好砸到这锄头上,脑袋可能直接就被开瓢了。

运动的大方体验

在大雾村这样的条件下,送不到医院,死也就死了。

如果这是一个大人,不管男女他都不会客气,偏偏是个孩子,他从没对孩子动过手,可这个孩子….

薛烺看着扑过来的春燕,直接将春虎丢了过去。

薛烺拼命克制自己没动手,只是将春虎丢向了姐姐,已经是隐忍又隐忍的结果了。

可在大雾村众人的眼里却不是如此,他们只看到薛烺竟然对春虎动手了。

薛烺情绪差一点失控,同样的,看到宝贵的宝贝的传宗接代的男娃春虎竟然都被打了,大雾村的情绪也彻底失控了。

他们看不到许桃儿刚才的危险,或者说看到也不会在意,只看到了春虎被打,看到春虎嚎啕大哭。

春燕跟着大哭,大叫着春燕要大家给弟弟报仇。

在春虎刺耳的哭声中,在春燕的哭宿中,谁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骂的,也不知道谁开始动手的。

等反应过来,现场已经失控,慌乱一片。

田壮不知何时拿着一把镐头,红着眼就朝着薛烺和许桃儿田大妞打过去,“打死你们,我打不死你们!”

他眼底满是疯狂,里面只有仇恨,完没注意没看到这可能会伤到田大妞。

有了田壮开头,后面的人纷纷去找工具,没一会,拿着耙子的拿着耙子,拿着锄头的拿着锄头,还有人拿着柴,都冲着许桃儿薛烺冲过去。

村长在一片混乱中,大叫着不要冲过,不要伤人出人命,却没人听了。

春燕机灵的抱着弟弟躲到了一边,向日葵官网下载苹果嘴里还在大喊着报仇。

薛烺看着冲过来的人,随手拿过一截木棍,反手将许桃儿田大妞拉到身后。

“不要动。”

薛烺说了一声,就迎了上去。

也就在这时,薛烺耳尖的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狼叫声。

伴随着狼叫声的还有一声尖锐的女声,“去,给我咬,咬死他。”

商@城@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商城阅读!w@w@<a href="ilto:@o@>@o@/a>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