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陵,吴侯府。

   当刘奇受到鱼复四百里加急已是十月。

   “叔鸾,汝以为此事当如何?”

   戴良放下手中竹简,朝着刘奇恭敬一辑,“主公,汉升将军之见,吾以为甚好,倘若严颜率军赶往江州,则五溪蛮诸部必会有所异动,到时,主公可以入蜀驰援宗室名义,命蒯异度率军入巴郡清剿五溪蛮。”

   “此计虽好,汝可知,如今荆州战事已拖延吾军甚久,运输粮草辎重、民夫消耗的钱粮,每一都不菲。”

   “那主公为何不下令罢兵?”戴良笑吟吟地看向刘奇道。

   刘奇哈哈大笑,却又听戴良开口:“司马懿兵败,如今留张飞镇守汝南,陈国已为潘璋将军攻破十余处关卡,十一月之前,必能尽取陈国之地,到时,吾军便可往西北进兵许昌,主公亦可得偿所愿。”

   刘奇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露出几分淡然,“叔鸾可知,为何本侯要去见天子?”

   “刘备被天子视为皇叔,封平原侯、加大司马,且不过据数郡之地尔,主公坐拥四州之地,千万之民,披甲一二十万之众,主公此去,定当加官进爵。”

   “叔鸾,吾那皇叔,可是拒绝逢迎天子,却命两千老卒据守许昌,汝以为,吾军北上许昌之时,当如何?”

   戴良陷入沉思,“主公呐,臣下才疏学浅,此事怕是……”

   刘奇笑着指了指他,“也罢,汝去传召孙邵、张昭、张纮、顾雍、是仪等人前来府中议事。”

   阳光女孩

   “主公,若要召这几位,怕是得十余脚程。”

   “无妨,如今荆州鏖战,吾江东此番于四州之地施行捐粮授爵之策,已得陈粮三十余万石,当可应付到明年开。”

   ——

   十月中旬,匆匆而至的几名文士汇聚在堂外。

   张纮伸手拉住戴良,一脸亲,“叔鸾,主公相召,可有要事?”

   张昭抬手一辑,“叔鸾,这么急迫地召吾等前来,可是为荆州、淮北战事?”

   戴良苦笑着看了一眼四人,“长绪公与子羽公已到堂内,正与主公商议此事,汝等入内便知。”

   几位相视一眼,张昭抬手,“顾治中先请罢。”

   “子布请。”

   三人随戴良走入堂内,朝着上座的刘奇恭敬一辑,“吾等拜见主公。”

   “入座吧。”刘奇微微抬手。

   “喏。”众人各自落座堂下左右。

   “徐庶急报,潘璋三之内可攻下新汲,此处距许昌不过二十里,尔等以为,本侯即刻启程北上,前往许昌面见天子可好?”刘奇环视一眼堂下,此间列坐之人,皆是他心腹干臣。

   堂中几人对视一眼,张昭朝着刘奇抬手一辑,“主公去见天子,无疑会受到赏赐,不知主公可为天子备下朝贡之礼。”

   刘奇双眼一眯,“自然有的,江东特产之物,面食糕点,还有海中珍品。”

   张昭低下头,“那秣陵别宫可有记入礼册?”

   闻言,堂内几人俱是噤声,心中无比敬佩地看着张昭。

   这句话,非主上近臣,非有大魄力之人,是不敢开口发问的。

   话音刚落,堂内落针可闻,刘奇双眉一凝,目光落在张昭的影上,“子布以为,当如何?”

   “先主在时,便以天子名义,于秣陵修别宫,聚龙气,主公应当在礼册上添上行宫之时,主公与天子乃是宗室手足,但毕竟是臣子。”

   言及于此,堂中几人都松了口气。

   龙气,别宫,这些都是天子规格,刘奇虽位居骠骑大将军,吴侯,节制长江两岸四州之地,却仍旧是臣子。

   他刘备以皇叔自诩,广纳贤良,得天下民心。刘奇善待宗室,又得荆襄扬州淮南三地士族拥戴,在张昭看来,当不能舍弃此前的仁德之名。

   刘奇满脸凝重,“倘若天子愿随吾南来,北地曹cāo)、孙权、袁绍、益州刘璋,怕会如昔董卓之时,聚兵而来。”

   张纮跟着起,“孙权与吾江东地不接壤,益州赵韪近已将起事,内乱尚未平息,且自顾不暇,袁绍官渡新败,除青州袁谭之外,无余力南下,至于曹cāo)、刘备,此二人方才是吾江东心腹之患。”

   是仪一手抚须,“主公呐,天子未免会随主公渡江南下。”

   “哦?这是为何?”

   是仪迎着四周注目的目光微微一笑,“昔董卓挟持天子奔往长安,董卓死后,天子得良机回返洛阳,想来,天子若无外力挟持,心中仍是属意大汉龙脉之地。”

   “况且,即便天子愿意南下,你刘奇愿意将他带回江东吗?”是仪心中还憋着一句话没有出口,堂内几人,却都已想到此间。

   是仪顿了顿,再次开口:“刘备留两千精兵屯于许昌,便为此事。”

   刘奇望着堂内房梁,“此次荆州之战后,若是孙曹罢兵,汝等以为,天下局势当如何?”

   “联合伐吾江东。”一直安然坐于左下首的孙邵突然开口道。

   “江州水道宽阔,当为吾江东水师所据,吾已传令蒯越,率军趁蜀中内乱之际,以助宗室缴贼名义,攻下巴郡。”

   刘奇站起,眼中露出几分精光,“今荆州战事不顺,本侯便亲往前线督战,此战,当赌上吾江东之兵,除交州屯驻之兵外,再从服徭役的山越之中抽调两万精锐,编入骁骑营,随本侯北上,驰援淮北。”

   眼见堂下几人皆默不作声,顾雍动作很慢地从座上站起来,朝着刘奇抬手一辑,“主公可是要率先掀起战事。”

   刘奇微微摇头,“既然孙刘曹袁皆以吾江东为心腹大敌,何不先灭一部,他曹孟德既然与孙仲谋在交战,袁谭为陈公台所拒,那吾军便先取刘备。”

   刘奇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

   卧龙凤雏,徐庶吕蒙,皆乃当世人杰,谁能压他们一筹?他们任意一人都能统帅十万雄兵作战,都能力挽狂澜,唯有他亲自前往。

   围攻襄阳,攻坚城之策,何其愚蠢尔。

   刘奇在荆州之战拖了三四月,便是为了秣陵工匠坊赶制复合弓和徐州刘晔督造连弩之事,如今既有所成,那便无需再拖。<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香蕉视频app免费下载污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