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神功?”李沧海、巫行云和李秋水极其熟悉这门功法了,只是未料家中这只大雕也修炼了,还是吴天……

巫行云拿着吴天的手道:“相公,这是北冥神功么?怎么有些不同……”

吴天道:“金雕没有修炼,是我领悟出来帮主金雕提升实力的办法,金台这样的一个半步破碎强者,体内的真元庞大无比,正适合改造金雕体内的身体结构,所以我用太极图抹去金台真元属性,然后灌入到金雕体内,散入金雕肌骨之中,现在金雕已经不在一个大宗师高手之下了。”

“那金台领域就没有威胁?”李沧海问道。

她是破碎强者,一个禽兽怎么可能吸收强者的庞大力量,对太极图极是好奇,她也瞧不出个四五六。感觉这是北冥神功的翻版,故此一问。

吴天道:“领域不是他这样使用的,根本没有把自己的灵魂融入到里面,要是带着精神力,那金雕就难吸收了,搞不定金台还能夺舍金雕。没有精神力和空间之力的领域,就是个花架子,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形同窗户纸,一桶即破。”

言罢,吴天对剑魔道:“比如剑魔的剑域,虽然没有融入空间之力,但是剑魔却把领域化为剑,已经摸到了空间之力的边缘了,一旦掌握了空间之力,距离破碎虚空便指日可待。其实空间之力,是通过领域来进行领悟,金台过于急躁,没有仔细领悟领域,反而不如歧途,路子走歪了,以为缩小领域,便能当作空间压缩使用,想法是好的,但他却没有这个能力和实力。”

说着,吴天来到王语嫣面前,啪的一声,直接给了王语嫣一个耳光,王语嫣一脸惊讶地看着吴天,不敢相信吴天会真的打她,可见吴天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陈丽卿也被吴天这一手骇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吴天,身边的女人均把目光汇集到吴天身上,只见吴天冷笑道:“给过机会,既然不懂得珍惜,整天在外面打着我的旗号,给我搞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就是个废渣。”

王语嫣摸着白嫩的脸蛋,瞪着吴天道:“竟敢打我?”

吴天戏谑道:“我为什么就不能打了,早已经是我的仆人了,还以为自己是大家小姐,凭什么就这样自以为是。”说着,吴天看向阿朱和阿碧道:“日后府中的活儿就让她去做,我们家不养闲人和废物。要是做不好,就不要给饭吃,她要是觉得不想活了,等她死了,扔到蛇岛上,多少能弥补一下家里的开支和损失。”

接着吴天看向陈丽卿,道:“给我回华山去,告诉陈抟,别我搞事,否则,我不在不把华山给灭了,陈家不想灭族,便老实点。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娘们,总以为自己是谁?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滚……”

赵婉妮清新白裙灵动迷人

陈丽卿身子不由打了个寒颤,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吴天说话绝非无的放矢,能感觉到吴天是动真格的了,也没有想象中那般忌惮道门。

剑魔看到吴天正在处理自己的家世,当即上前向吴天告辞离开。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显然吴天没有把这些强者放在眼里,没有这样的担忧,剑魔心情愉悦地离开姑苏,会襄阳剑冢去了。

陈丽卿不知什么时候离开姑苏城,在途中一直恐惧着,没有给她一点说法,可见吴天是真的怒了。金台吴天给她的震撼太强烈的,深深地为自己老祖担心,金台可是半步破碎强者,在吴天面前,如同蝼蚁一样,随意碾压。

陈丽卿没有急着回华山,先来汴梁,必须告知父亲实情,不要涉入这等没有对错的纷争中来,反正吴天对道门也没有威胁,只要不去触碰吴天的逆鳞,吴天根本不会管道门怎么做。

陈希真见到女儿后,看到女儿那憔悴而恐惧的脸,心登时咯噔了一下,顿觉不妙,当即上前拿着女儿的手,关切道:“女儿呀,到底怎么了,难道吴天那小子……”

陈丽卿苦笑道:“爹,女儿这回做错了一件事,金台前辈死了,死在了吴天手中。”说着,便一五一十地把她在姑苏成见到的事情全告知了父亲陈希真。

陈希真听后,震惊道:“他这是在杀鸡骇猴,看来道门的确不能在此事上干涉和参与了,草莓视频免费下载直播app搞不好,道门会成为第二个佛门的命运。”

吴天竟然知道所有势力要围剿他,这让陈希真心虚,发现吴天并非少年得志,藐视天下,自以为是的家伙,显然吴天手中还有一个神秘的组织,这等组织的情报极其强大,到现在为止,以道门的力量竟然没有察觉到,便是如此隐秘的事情,吴天都能洞悉,可见吴天已经察觉到道门对他已经有了敌意。

陈丽卿道:“在场的人,还有两个破碎高手,尤其剑魔,如今已是破碎之境,并且把密宗高手全部干掉的狠人。另外一个便是女儿最近才知道的强者李沧海,出生逍遥派,是逍遥子的关门弟子。她也是破碎强者,爹,吴天身边的人,个个实力都非常强大,没有一个修为低于宗师之境,大部分人已经在大宗师境界了。”

陈希真倒吸了口凉气,为吴天培养高手感到恐怖,惹到这样的人,的确是人生最大的悲剧。想不到金台会有胆子去找吴天,若非女儿告诉,到现在还不知道金台是去了姑苏。

让陈希真想不到的是:金台竟然对李沧海念念不忘,更不知道李沧海已经成了破碎强者。别人不知道逍遥派,他却非常清楚,逍遥子可是仅次于自家老祖陈抟的强者,自己能突破到半步破碎之境,还是老祖醒来,指点之故,李沧海可是没有人指导呀!可见李沧海的天赋有多高了。

陈希真叹道:“唉,逍遥派完全落在吴天手中了,女儿啊,不该这样,眼下形势严峻,是非不分的时代,切莫再像以前那般胡闹了,不然,为父也庇佑不了了。现在就和为父回华山,必须把这事告诉老祖,一切由老祖做主。”

陈丽卿已经失身于吴天,他已经猜到了,不过女儿没有说,他也不提。不过,对段誉倒是生了杀意,觉得等屠魔大会事情过后,立即去大理一趟,不给段誉一点颜色,段誉不会知道陈家不是好惹的。

陈丽卿见父亲没有追问她的事情,悬着的心终于放了回去。以她对父亲的了解,显然父亲也不想趟浑水了,保持中立,坐山观虎斗的想法。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