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上学,课间大家议论的仍旧是游泳比赛的事,热度没有减,反而增加了不少。

   李月华课间问顾方题的时候问她什么时候去训练,顾方头也没抬,笔快速的解着题,“以前参加过省里比赛,市里比赛就不用训练了。”

   李月华瞪大了眼睛。

   这人学习好体育方面也强,那他们这些半吊子还去训练什么?

   顾方把解出来的题递过去,“详细的解题步骤我都写在下面。”

   或许是李月华的目光太过灼热,顾方这才抬头看了她一眼,“其实就是基础差一些,现在补一年成绩能提上去很多,你在背的那几科努努力,考上高中也不成问题。”

   李月华点头,“也对。”

   反正比赛已经无望了,李月华不会浪费自己的时间,果断的就做了决定,而且杨青那个半吊子刚学,就是真学会了去参加比赛,也不一定能取得好名次。

   拿着笔记本回到坐位,李月华的脑子也前所未有的清明起来,她是成绩不好,可是上辈子考试的一些题型不说全记得,就是几道大题那也是记住的。

   只要抓住这个机会,不相信考不上高中。

   现在已经这样了,最主要的就是怎么把成绩提上去,考上高中,其他的也不用着急,反正也了解了张婷母女的用心,这辈子也不可能上当。

   “李月华,你们下次什么时候去训练,咱们也可以约着一起去。”上课铃声响了,张婷和云林从外面回来。

   花下女孩唯美清纯照

   坐下之后,张婷才小声的问。

   可能是跑过的原因,张婷的两边脸还红红的,一双大眼睛比平时显得要亮,看人的时候那两只眼睛上的长睫毛,一闪一闪的。

   “不去了。”李月华淡淡的回了一句,正好课任老师也进来了,也不用再理会张婷。

   张婷愣了愣,看老师来了,也没有多问,心里却有些烦燥,这是排斥着她和杨大哥他们接触吗?

   等到下午放学的时候,张婷跑到后面和杨青说话,“今天我就不过去了,上次杨大哥说明天才能补课。”

   杨青正和宋来他们吹牛侃大山,张婷突然跑到她面前吓了一跳,随后听到她的话,不快的点点头,就扭过头去和宋来他们往班外走,到了门口还大声的催李月华快点,跟本就没有多看张婷一眼。

   班级里这时还有些人没走,看到这一幕,多有些幸灾乐祸的,云林瞪了那些看热闹的人一眼,走到张婷的面前,“我就想不明白,李月华和校个的社会青年谈恋爱,杨青他们干什么还护着她。”

   “云林,别乱说。”张婷声音有些大,这样一来就引了没有走的人都看过来。

   毕竟平时张婷很和气好相处,像现在这样语气大又不好还真不多。

   “我说的又没有错,咱们那天去吃饭,那个社会青年一口一个宝贝的叫她。”

   “云林,不要说了。”张婷等云林说完,这才打断她的话,“咱们走吧,以后这事别对外人说,那是别人的事,和咱们也没有关系。”

   “算了算了,你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也懒得说,就是看不贯她那股得意的劲。”云林不以为意的走了。

   特别是扫到同学们都惊呀的目光,云林得逞的笑了。

   反正她就是和张婷聊天,被有些人听了去可不关她的事。

   再说李月华平时最会装,让大家知道一下她的真面目也没有什么不好。

   结果这事第二天就在学校里传开了,李月华一到学校,就感觉到四下里的指点和议论声,李月华没等急呢,走在身旁的杨青受不了了,给宋来使了个眼神,宋来就明白了,转身就扯了一个学生过来,也不管是哪个年级的,又是威胁又是恐吓的终于问明白了。

   “学校里传牛皮糖被包养了。”宋来打听消息回来,也是一脸的惊呀。

   显然是觉得这事传的太邪气。

   牛皮糖这胆小怯懦的样,还被人包养,谁相信啊!

   杨青干脆就笑了,“哪个傻X 传的,眼瞎了吧。”

   “是啊,不过说的像真事是的,说牛皮糖在西餐厅和社会青年吃饭,对方还一口一个宝贝的叫着。”

   “怎么可能?她哪去过西餐厅。”杨青嗤笑道。

   结果下一刻就被李月华给打脸了,“我去过。”

   难道被杨青信任一回,结果还打了他的脸。

   真是对不住。

   李月华对上杨青错愕的表情又解释道,“上周六我和我表哥出去吃饭了。”

   杨青一拍头,“这就对了。”

   除了那个孔雀男,一口一个宝贝的叫着,还有谁敢这样叫牛皮糖,当天杨青也是亲眼看到了,现在想想被人看到了误会,那也就能说得明白了。

   “谁传的?”杨青马上就想到了问题的关健,“你们那天碰到咱们同学了?你怎么没有说?”

   最后才忍不住心里不舒服起来。

   牛皮糖出去吃独食,也不记得叫上他。

   杨青平时虽然拽拽的,可是到底心里上还是个孩子,知道市里开了个西餐厅,却没有去过,又死要面子的同学议论时,他都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我表哥叫我出去的。”李月华没好意思直说带你去算怎么回事,又冷笑道,“谁说的我知道,这事我自己解决,你们就别管了。”

   想到这,李月华又叮嘱他们,“以后听到别人议论这事,你们不要拦着,还要让他们把这事传的越来越厉害,也别解释。”

   “那干什么?”杨青拧眉提醒她,“学校有规定,和校外人员谈恋爱要开除。”

   李月华冷笑,“我又不是真的和别人谈恋爱,我现在就盼着学校找我呢,到时那些乱传闲话的人才该害怕。”

   话点到这了这份上,杨青他们明白了。

   也跟着笑了。

   江晖马后炮道,“牛皮糖可真聪明,比咱们用蛮力可强多了。”

   众人就像勾通好了一般,齐齐给了他一个白眼。

   江晖笑,也不生气。

   几个人说说笑笑,不理会四下里的指点和议论进了班级,张婷坐在位置上,抬头看了一眼,看到李月华脸上的笑,握手的笔微微一顿。字幕网app下载知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