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两者相撞,发出一声闷响!

   林玄感觉自己似乎撞在一个冰凉坚韧的躯体上,被狠狠的弹了回来,一直退出五六步才站稳身形。

   “靠!”

   他凝目看去,不由的倒吸了冷气,只见挡在前方的居然是一条大蟒蛇!

   这条大蟒浑身覆盖着鸡蛋大的黑铁鳞片,反射着幽冷的月光,足有水桶粗细,翘起的脑高达三米,吐着芯子,正对他虎视眈眈。

   一阶凶兽,铁骨蟒!

   林玄瞬间明白了,这个阴冷的杀主居然是一名十分罕见的御灵师!

   嘶!

   铁骨蟒嘶鸣一声,张开獠牙大嘴,迅疾无比的咬向林玄,一股腥臭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令人作呕。

   “畜生找死!”

   林玄大吼一声,力贯手臂,狠狠的一刀砍去!

   卡哇伊美女穿校服图书馆写真

   砰!

   长刀砍在铁骨蟒的下颌,却像钝刀砍在牛皮上一般,居然被迅速弹开,未能破开分毫。

   他刚站稳脚步,斜刺里突然飞来一道铁索银钩,携带着森冷的杀气,勾向他的左肋!

   是杀主出手了!

   林玄心下一凛,连忙举刀封挡!

   锵!

   火花四溅。

   银钩被荡开三尺,轰在旁边的一棵大树上。砰的一声爆响,大树被银钩击穿,当银钩收回时,整棵大树轰然倒下,激起漫天尘土。

   而林玄也受到银钩上附带的巨力反震,噔噔噔连退三步才站稳,体内气血一阵翻腾。

   这一人一蛇配合无间,令他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玄哥我来助你!”

   不远处的沈剑川眼见林玄陷入困境,立刻奋不顾身的冲了上去,颇有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

   “退后!你和胖子帮不上我,立刻退到船上!”

   林玄连忙沉声吼道。

   但他出声有点迟了,沈剑川已经冲到铁骨蟒近前,力一剑刺向大蟒蛇的腹部。

   却不想,这铁骨蟒十分狡诈,它腹部不动,任由沈剑川的长剑刺来,一截铁棒似的长尾却悄无声息的迅猛扫来,将虚空都抽的粉碎。

   啪!

   沈剑川躲避不及,当即被铁尾扫中肋下,整个人轻飘飘的飞上了半空,仰头喷出一大血。

   “川!”

   胖子王大宽大惊失色,连忙飞奔过去,接住了沈剑川,而这时的沈剑川已经晕厥过去了。

   林玄的脸色有些难看,心知不能再等了,自己这个团队还太弱,一着不慎,就可能被团灭。

   血燃狂刀!

   轰!

   林玄身躯一震,气势陡然暴涨,目中射出半尺长的红光,整个人如燃烧的烘炉,炙烤着方圆三丈内的一切。

   他的力量,也从三虎之力,一举暴涨到五虎之力!

   “血燃狂刀?呵呵,真是令人意外!”

   杀主阴测测的冷笑着,露出一森白的牙齿,“铁皮,上去陪他玩玩!”

   嘶!

   名叫铁皮的铁骨蟒,在主人的命令下再次冲向林玄。

   大嘴啃咬,铁尾横扫,身躯猛砸,翻滚缠绕。

   铁骨蟒依靠强悍的肉身,灵活的身法,仿佛化身为一名武技高手,杀伤力十分惊人。

   林玄则一边心闪避,一边疯狂挥刀,运转血燃秘法后,他的速度和力量都暴增,已经能够在铁骨蟒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刀痕,疼的铁骨蟒嘶叫不已。

   一刀,两刀,三刀……六刀,七刀,刀刀不落空。

   七刀过后,铁骨蟒已经遍体鳞伤,七道长达半米的伤哗哗的淌着血,虽然没有致命伤,但仍然触目惊心。

   “铁皮!退下吧!”

   “可恶!你居然将我的铁皮伤的这么惨,我一定要好好的炮制你一番,方解心头之恨!”

   杀主眼神怨毒的盯着林玄,看上去十分心疼爱宠,刚才林玄速度太快,他根本帮不上忙,眼见七刀已过,他连忙吩咐铁骨蟒退下。

   林玄也已停下身形,眼中的红芒消失,他以长刀拄地,气喘吁吁,身形已经摇摇欲坠,似乎一阵风都能吹倒似的。

   但他仍然色厉内荏的吼道:“不想死,就赶紧滚!”

   “滚?哈哈哈哈!真是可笑!”

   杀主大笑着走上前来,不屑的道,“血燃狂刀的确是门不错的秘法,只可惜缺点与优点同样明显,现在的你,估计杀只鸡都困难吧?”

   “你你怎么知道?”林玄仿佛被揭破老底,“震惊”无比的道。

   “这有什么可稀奇的,实不相瞒,这门秘法我也练过,可惜从没用上过。”杀主不屑的冷笑道。

   林玄脸色更加震惊了,这次是真的被震惊了。

   杀主本身就拥有四虎之力,如果再施展血染秘术,即便往少了,只增加五成实力,也拥有六虎之力,以现在的他很难抗衡。

   更别,旁边还有一头铁骨蟒虎视眈眈。

   于是,林玄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他似乎奋力挣扎着想要起身,眼神倔强而不甘的看着杀主。

   “哈哈,哈哈哈!放心,我会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杀主开心大笑,似乎很享受敌人的这种表情,绝望,不甘,无奈,很好玩。0019_a961

   他上前几步,抬脚踏在林玄的膝盖上,只要再一用力,就能咔嚓一声,碾碎林玄的膝盖,让林玄成为一个残废。接下来,他还会依次踩碎林玄的四肢,然后再……

   但他没那个机会了!

   本已虚弱无比的林玄,突然目露凶光,长刀倏地旋起,噗嗤一声,杀主抬起的一条腿不翼而飞!

   “啊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还有余力!”

   杀主惨呼一声,惊恐至极,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之色,立刻便要撤身后退。

   但林玄却没有给他脱离的机会,锋利的横刀灌注五虎之力,猛地脱手而飞!

   噗!

   刀锋狠狠的惯进了杀主的脑,带着他飞掠十多米,死死的钉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死不瞑目!

   吼!

   铁骨蟒见主人瞬间身死,愤怒的狂吼一声,本能的要扑上来与林玄拼命,但突然间,它又身形一滞,三角大眼睛中露出几分迷茫之色。

   稍一犹豫后,铁骨蟒居然放弃了自己的主人,转身钻进树林深处,悠悠然消失了。

   “果然是人生如戏,靠演技啊!以往的经验也并不完可靠,以后我当引以为戒。”

   林玄站起身来,轻吐了气。***

Tags :